过去卖“白菜价”的稀土,似乎已实现了“价值回归”:海关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中国稀土矿石及金属实际出口量同比增长27%至12941吨,出口金额却较上年同期增长了近7倍。

稀土不稀,为何在1个月内每吨价格上涨超过1000万元!

稀土是17种特殊金属元素的统称,稀土元素广泛应用于电子、石油化工、冶金、机械、能源、轻工、环境保护、农业等领域。同时,稀土也是战略性资源。近年来,国家有关部门加强了对稀土行业的严格“管控”,包括稀土资源税、环保、生产计划、出口配额、出口关税、资源整合等各个方面。

昨日,原工业和信息化部原材料司副巡视员、中国稀土行业协会筹备组负责人王彩凤针对此现象对早报记者称,对上游稀土企业来说告别了“白菜价”,但对下游企业来说,涨到一定的时候应该有正常的衔接。

中国有色工程设计研究总院原副院长、稀土行业专家王国珍告诉早报记者,在上世纪90年代,稀土企业没有将环保成本计入价格,稀土一度被曝卖出“白菜价”、“猪肉价”。不过,自2010年7月以来,中国的稀土价格开始大幅上涨,今年年初以来涨幅超过200%,部分品种的价格涨幅超过6倍。

目前,纯度≥99.99%的稀土单一氧化物——氧化铕已达到了1900万元/吨,这已经是白银价格的两倍多。而该产品5月上半月报价仅为820万元/吨,短短1个月涨幅超过1000万元/吨。此外,氧化铽、氧化镝也有1倍以上的涨幅。

但业内人士称,稀土价格暴涨的背后,是上游冶炼分离厂的“囤货惜售”与“待价而沽”,是社会游资的“轮番炒作”,是不法分子铤而走险的偷采盗采,是稀土企业在“环保大棒”下“劣币驱逐良币”,是稀土下游应用行业(诸如电机、永磁材料、陶瓷、节能灯等)企业的抱怨。

昨日,浙江一知名照明企业采购部负责人说,作为稀土下游用户,节能灯用稀土三基色荧光粉价格几乎天天在变,而且很难买到,目前浙江已有不少照明企业停产荧光灯。

稀土价格暴涨是不是真实的“价值回归”?处在“高位”的稀土价格能否延续涨势?谁是本轮稀土价格暴涨的“赢者”?政府是否会对乱象丛生的稀土行业进行政策干预?本期早报牛市论坛,早报记者特邀中国有色工程设计研究总院原副院长王国珍、中国稀土行业协会筹备组负责人王彩凤、中国建筑卫生陶瓷协会色釉料暨原辅材料分会秘书长、副理事长刘爱林和赣州某知名稀土冶炼分离企业董事长周默然等国内稀土业政府人士、专家、企业人士对上述问题进行讨论。

稀土价值回归?

遭遇囤货炒作:

稀土是战略资源,广泛应用于国民经济和国防工业的各个领域。

稀土市场“一天一个价”

近年,中国开始加强对稀土产业的调控,但饱受日本、美国等国家“非议”。与“非议”同步的是,稀土价格在半年内涨价1至6倍不等。

嘉宾观点:稀土厂家因成本上涨而提高报价,还有部分社会游资,就像炒黄金、白银一样,把稀土囤积起来,造成了稀土市场混乱,一天一个价。

相对南方中重稀土来说,北方轻稀土价格涨幅稍小。据包头稀土企业联合会6月4日报价显示,氧化镧价格为16.9万-17万元/吨,氧化铈价格为21.9万-22万/吨。较4月29日报价上涨近4万-5万元/吨。对于稀土价格是不是“价值回归”,赣州一大型稀土冶炼分离企业负责人表示,这是市场“有买有卖”形成的,稀土价格摆脱了“白菜价”没什么不好的。

东方早报:数据显示,目前氧化铈价格为17.9万-18万元/吨,碳酸镧铈为7.3万-7.32万元/吨,而年初氧化铈仅3.35万-3.4万元/吨,碳酸镧铈仅1.28万-1.30万元/吨。一些稀土品种的价格在三四个月内涨近4倍以上,
原因是什么?

5月19日,国务院在《关于促进稀土行业持续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中称,改革稀土产品价格形成机制,加大政策调控力度,逐步实现稀土价值和价格的统一。

王彩凤:近年来,政府对稀土加强了管理和调控,同时稀土企业根据政府生产指令性计划减少了产量。今年生产指令性计划给企业造成越来越紧缩的感觉,一些企业开始惜售。另外还有一些社会游资也来炒作,因为市场上东西少了,价格上涨是肯定的。

而中信证券分析师薛峰13日撰写的一份研究报告称,虽然过去中国稀土长期被贱卖,但今年初开始持续至今的稀土暴涨的主因是政策调控,而非真正价值回归,中间商和稀土企业的囤货与投机使得当前的稀土价格存在一定“泡沫”。

周默然:价格涨这么快,是因为中国占世界稀土市场97%,市场占有率处于绝对控制地位,整个国家无论是政府还是民间均认为价格过低,但稀土又是战略资源,所以无论是从稀土开采、出口配额均进行控制,价格很容易就上去了。

价格飙涨“损伤产业链”

另一方面,原来企业环保成本没有算在里面的,现在政府在环保环节上对企业加大了力度,同时,政府对矿山开采进行了控制,包头把企业都收编把它留给一家。从源头上对供给进行限制,但本身又占了全球市场这么大份额,市场需求又非常大,价格当然就上去了。

从“白菜价”到“白银价”,稀土也对国内产业链造成了损伤。

刘爱林:一方面稀土生产厂家因成本提高而提高稀土报价,此外一部分社会游资,像炒黄金、白银一样,把稀土囤积起来,造成了稀土市场混乱,一天一个价,对真正在做生产的、需求稀土的企业造成了恐慌。

昨日,赣州一大型稀土冶炼分离企业高层人士说,尽管稀土价钱高,但还是有不少贸易商不愿出货。

东方早报:由于稀土价格暴涨,不少不法分子铤而走险进行盗采偷采稀土,你如何看待这个现象?

昨日,上述浙江照明企业采购部负责人称,荧光灯企业需要添加稀土原料,很多小企业难以支撑成本压力只能停产。据《经济参考报》昨日报道,五矿东林照明有限公司一副总经理称,由于目前荧光粉供应紧张,很多企业已停工,下半年对于整个行业的影响才会逐步体现出来。

周默然:价格越来越高,偷采也越来越厉害,就像毒品一样也有人去做,不过打击也更厉害了,总量应该是下来了。

“赣州很多企业销售收入都在增长,市场并不完全是‘有价无市’的状态。”上述赣州稀土冶炼分离企业负责人透露,现在赣州有一些“单纯为挣钱”的公司不出货,而一些企业也只对高端客户出货,造成了很多下游小企业原材料“断货”。

王彩凤:部分地区出现了盗采、偷采,涉及地方国土资源部门工作是不是到位的问题。但我还是比较乐观,政府这么重视,相关部门都在做大量工作,包括企业都在积极地推进资源可持续性联合方式,从上游到下游如何延长产业链,如何行动,我想今后会慢慢解决这些问题。

王彩凤也称,有稀土原料囤积的下游企业,如果把材料做成灯可能不赚钱,卖稀土原材料利润却很高,这种囤货现象是不可持续的。

东方早报:经过价格“疯涨”,稀土“白菜价”的时代似乎已经过去,这对稀土产业链会产生什么影响?

“尽管荧光粉很重要,但钕铁硼是带动整个稀土产业链发展的主要材料。”王彩凤说,稀土产出主要是围绕钕铁硼材料进行波动,如果没有钕铁硼材料产业,稀土多产少产根本没有关系。

周默然:价格到底如何算高或者低,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有人愿意买价格就“不高”。实际上,有色金属除稀土外,铟、钨等价格均在涨。

王彩凤还说,目前荧光灯、储氢材料用稀土量均在下降,随着技术进步,也有不少材料被不断替代,但钕铁硼材料目前尚无材料可代替。

有色金属价格的上涨,一方面因为国家加大了对稀土本身的管制,加大了环保投入;另一方面,有色金属金融属性强烈,现在各个国家都印了很多钞票,钞票自然要到“安全的地方”去,这种小金属等资源价格自然会涨上去,因为它对老百姓的影响并不会那么直接。

王彩凤昨日说,近日有不少在北京参加全国稀土会议(13、14日在北京召开)的钕铁硼企业向其“抱怨”稀土价格涨得过快,造成钕铁硼材料也随之涨价,尽管目前日子还不是“揭不开锅”,但如果明后年还是“有价无市”,肯定对稀土产业会造成很大损伤。

稀土价格上涨,获利最大的不是上市公司,而是那些炒概念炒股票的人。

囤货炒作当然有,涨价就有投资机会,就进入了“越做人越多,人越多越涨”的循环,稀土生产商、贸易商囤货的都有,生产商成本无法控制,本来买一个月库存,现在买半年库存,贸易商逮住机会就要做,还有很多不懂的发现这个东西赚钱也要加进来。

王彩凤:稀土价格上涨给下游企业带来一定成本压力。如果稀土价格上涨太多,对于下游稀土应用产品市场将会造成较大影响。其所影响的不只是节能灯、陶瓷行业,还有做材料、做电机的企业。特别是对于稀土应用比例较大的发光材料和电磁材料领域,影响将比较明显。

对此,国家相关部门出台了一些稀土行业在环保和价格方面的管理措施,这些措施或将影响未来稀土价格的走势。我认为,稀土价格目前处于震荡期,价格调整的时候。

环保新政10月将实施:

稀土生产成本或提高一倍

嘉宾观点:现阶段交易的稀土原材料在采矿、分离、冶炼等环节还未采取环保措施,目前稀土企业还未计入环保成本。这次定的指标(《稀土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很严格,企业要达标的话,生产成本估计要增加一倍。

东方早报:《稀土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于2011年1月18日由环保部批准,将从2011年10月1日起实施。稀土污染是稀土行业的大问题,“环保新规”对稀土行业的影响如何?

王国珍:现阶段交易的稀土原材料在采矿、分离、冶炼等环节还未采取环保措施,目前稀土企业还未计入环保成本。《标准》从稀土选矿到冶炼,再到稀土氧化物,企业要达标的话,生产成本就上去了,我估计成本要增加一倍,过去卖出“白菜价”的现象就杜绝了。

东方早报:《标准》对稀土行业“三废”排放要求非常严格,这将对企业与行业产生怎样的影响?

王国珍:《标准》执行有个“缓冲”期限,新上项目按照《标准》来,已建企业给你一年到两年的时间进行改造,上环保措施,但难就难在当地政府、环保部门、企业会不会按照《标准》做,比如每年企业产量都会超过国土部门的生产性指标。

大部分企业提出《标准》过于严格,但也有部分企业坚持要严格标准,目前按照标准执行的企业很难生存,在价格相同情况下,环保成本高的企业就很难竞争过环保不过关的企业,所以说标准的执行应该“公开、公正”,不能让“劣币驱逐良币”。

按照国家环保标准,稀土开采企业也是有利润的,稀土的价格不会因环保成本的增加而过度上涨。快速上涨对稀土行业本身也不利,稀土下游深加工行业可能一下接受不了。

周默然:生产成本上影响很大,因为过去很多环保成本都没算进去,现在是把“历史欠账”解决掉,比如水土流失、污染物等,而且这次定的指标很严格,成本自然就会增加。

各个企业先期投入不一样,单个企业在环保投入上差别很大,先期投入多投入早那么环保成本就要少增加一些。此外,环保是否达标,也涉及企业是不是能生存,国家用环保杠杆来调节,不符合环保的企业要被淘汰,各家企业能不能过环保关就显得特别重要。

赣州前不久关于污染物排放及环保核查开了会议,要求企业高度重视环保工作,往年也有,但问题是企业是不是就重视了很难说。

应对下游企业抱怨:

有关部门将制定配套政策

嘉宾观点:稀土价格短期内大幅上涨,对下游行业造成了很大压力。有关方面正在研究确定稀土合理的“价格区间”,特别是对于支持高新技术发展,就是稀土应用方面,这块应该有相关政策,更多根据不同产品制定合理的“价格区间”。

东方早报:今年以来,稀土价格加快了上涨步伐,需要稀土元素的节能灯、陶瓷等下游行业生产成本也随之增加,具体影响如何?

刘爱林:稀土短期大幅涨价,对陶瓷行业造成了很大压力,色釉料企业备受困扰,因为价格两三天就涨一次,给企业在报价上造成很大困扰。

当然,成本的压力是一方面,经过一段时间过渡后,成本压力逐渐下降,就像油涨价汽车照样还要开,现在成本提高就需要给客户做一个重新的评估和影响,第二方面,报价对商家及上下游产业链间有较大负面影响。

王彩凤:有些产品用到的稀土元素所占比重比较大(比如钕铁硼材料中含有30%稀土产品),而其他一些制品所用稀土的量比较少,甚至稀土对这些产品来说只是一种“添加剂”,因此稀土涨价对该类产品影响较小。

东方早报:面对稀土价格暴涨,国家相关部门与相关企业应如何应对?

刘爱林:一种办法是,撇开中间商,与生产商直接“对话”;另外陶瓷协会原来与稀土行业接触不多,现在通过接触,可以对类似价格变更等信息进行提前预警,有利于价格稳定及透明。

王彩凤:有关方面正在研究,一是确定稀土合理的“价格区间”,特别是对于支持高新技术发展,这块应该有相关政策,更多根据不同产品制定合理的“价格区间”。

要实现价格稳定,还要通过产业总体发展,可持续发展,从稀土源头开采量到下游产业应用量,确定企业相应的生产计划,通过大企业影响和主导,以及有关部门制定相关配套政策,比如财政部、税务总局下达的资源税政策,环保局的“环保治污”,包括工信部也在积极推进稀土行业准入,正在筹备的中国稀土行业协会也在积极做相关工作,通过这些配套政策的落实与企业的配合,稀土价格会有一个合理的范围与大家遵守的一个规则,不可能今天卖10元,明天就卖50元,它总是有一个价格产生和成本计算的一个过程。

东方早报:尽管目前稀土价格暴涨,我们也看到其他国家正在加紧稀土开采步伐。高盛甚至预计,2013年稀土将供过于求。你如何看待未来稀土价格走势?

王彩凤:产品价格要根据市场需求来决定,也不是说由哪个部门来确定价格,因为它是一个市场化很高的产品,不像我们国家的油、盐“专卖”,稀土在价格、生产销售、流通等方面还是比较市场化的,价格由市场需求决定。

周默然:总体来讲,大家发现稀土这个东西是资源类的好东西,而很多人手上又很有钱,因此就会有炒作现象发生。不过涨价很多人也很担心,因为疯涨过后必有大跌,这是一种经济规律,但什么时候会出现谁也说不清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