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汽集团高层上周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对外界关于北汽将收购东南一事进行了否认,并透露说东南为了坚定自主发展路线,内部已经制定了未来三年产销翻三倍的跨越目标。该高层表示,在东南汽车拒绝被收购的同时,福汽集团也不会被重组,不过旗下子公司福建戴姆勒则将可能与北汽合作。

点评:
俗话说,手里有粮,心中不慌。急于做大做强的北汽集团虽屡屡出手国内外车企的兼并重组,无奈可供调配的资金有限。囊中羞涩自然在收购中底气不足。不管怎么说,福建戴姆勒的产品对于北汽集团也是一个补充。

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上周表示,双方很快将进行签约,收购的股权不低于40%。

消息人士透露,两周前,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率北汽产品规划处长魏钢等人再度访问福汽,对福建戴姆勒的产品规划颇为满意,认为填补了北汽产品空白,优势互补。并表示,如无意外,9月内就将正式签约。

东南坚持不出让任何股份

据悉,福汽向北汽转让的股权就是此前坊间传言的40%,余下10%则另有隐情。目前最终的交易价格仍在做最后的博弈,预计在6亿-7亿元人民币之间。“这是目前惟一可能影响正式签约时间的因素。”

“东南汽车不会拿出股份进行新的合资,而是会维持目前的这种局面。”福汽集团分管东南汽车业务的总经理助理王昕上周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除了东南之外,福汽集团目前也不存在将被兼并重组的可能。据了解,成立于1995年的东南汽车目前有三个股东方,股比分别为福汽集团50%、日本三菱自动车工业株式会社25%、台湾中华汽车25%。

但该消息未经北汽、福汽双方证实。

据悉,福汽在和广汽的谈判停止后,东南汽车重组项目已经冻结。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上周也公开表示,北汽目前染指东南的计划。王昕表示,东南汽车没有打算出让任何一个股份,今后将坚持自主发展路线,并为此制定了未来3年产销25万辆的新目标。

如果上述消息属实,在新的合资公司中,戴姆勒轻型汽车有限公司(由戴姆勒集团和台湾中华汽车合资组建的公司)占50%股份,北汽占40%股份,福汽占10%股份。

福建戴姆勒面临突破发展

这正与此前另一消息人士向本报透露的,北汽重组福汽旗下的福建戴姆勒项目,将其改造为北京奔驰的分公司。董事长由戴姆勒派人担任,总经理由北汽派人担任的高层构架颇为吻合。

就在东南否认被收购的同时,徐和谊上周表示,已基本完成了对福建戴姆勒的收购,而且双方很快将进行签约,收购的股权不低于40%。消息人士称,为了实现收购,目前北汽已经将收购价格从7亿提高到10亿,条件是要福汽转让合资公司中的40%股权。福汽和福建戴姆勒公司的相关人士未就具体细节进行证实。“但这是好事,我们不排斥。”福建戴姆勒上述人士称,在合作进行面临调整的同时,福建戴姆勒计划投产的两款轻型商务车——Vito和Viano很快将下线投产。

而10%股权的隐情背后,福汽和北汽都或将有着新的转变。

10%的隐情 福汽或战略转型

从早期北汽欲5亿元全盘重组福汽,到后来只重组福汽戴姆勒项目,再到目前花费6亿-7亿元获得40%股权,北汽在重组福汽大道路上,收购金额和股权成为屡次变动的两条主线。

在价格上,熟悉北汽、福汽的消息人士透露,福汽一再提高价码,与北汽一年来在国内外兼并重组不顺利有关。“北汽国内外兼并重组被媒体高调曝光后,多数已告流产,目前福汽戴姆勒项目几乎是北汽兼并重组上惟一可能的收获。正是号准了北汽的脉,福汽不断抬高价码。”

相比价格,北汽此番缺失10%的股权则另有隐情。上述消息人士透露,隐情来源于两方面。一方面,在广汽加入与北汽争夺福汽的过程中,福汽全盘考虑后认为,包括土地转让等10%的股权应该留在自身旗下。

其原因是,虽然《汽车产业振兴规划》细则中会对兼并重组企业涉及到的地方税收有规定,但作为地方的重要工业企业,保留股权就等于保留了话语权和发言权,有利于未来税收,尤其土地增值等方面考量。

而这与福汽集团的战略或转型相关。熟悉福汽集团的人士分析,福建地方政府虽然明确了福汽重组的态度,但从福汽集团重组一直未涉及到大小金龙等客车业务分析,福汽未来很可能会以汽车投资型集团的形象出现。即控股厦门金龙13.52%的股权,保留戴姆勒项目中10%的股权。

“虽然目前福汽东南项目与广汽的谈判已经暂停,但很有可能未来福汽集团也会在东南项目上保留部分股权,使之成为名副其实的投资型汽车集团。”该人士分析。

记者致电分管东南汽车业务的福汽集团总经理助理王昕,其仅默认福汽与广汽就东南项目上的谈判已经暂停的事实,但不愿意做更多置评。

另一方面,消息人士透露,不排除外方的推动作用。“虽然外方没有对中方股东变更方面表达态度,但从最终的结果看,在新的合资企业中,外方占据绝对控股权,北汽的话语权已经不如正常50:50股比的合资公司那样。换句话说,未来合资企业主导权将由外方掌握。”

北汽的“惟一”之路

无论10%背后的隐情如何,如果重组福建戴姆勒成功,加之北京奔驰项目和北汽福田戴姆勒项目,北汽就成了戴姆勒在中国唯一的合作伙伴。

一方面,这将进一步理顺奔驰戴姆勒在国内的发展思路,一心一意和北汽合作,同时促使北汽更为顺畅地发展,并赢得更多国际影响力。

但另一方面,北汽也将担起戴姆勒在中国“惟一”伙伴的头衔,走一条既辅助又博弈的“惟一”之路。

首先,是要辅助国际巨头奔驰的国产化之路。即在尚未能达到国产化率要求的前提下,辅助福汽戴姆勒项目计划车型和北京奔驰新车型找到批量生产之路。

有报道显示,原计划在今年7月份正式投产的福建戴姆勒已经把生产计划一再推迟。其最重要的原因是,由于计划投产的车型国产化率不够,生产许可证迟迟未得审批。

福建戴姆勒原计划生产奔驰Vito和Viano车型,下线的日期初定在了7月底,后来推迟到了9月份。如果北汽重组成功,也势必需要辅助推动两款车型的生产,否则难以谈及“弥补空白和优势互补。”

目前,北京奔驰国产加长新E级车已经完成进口三件组装,在北京奔驰内部下线,正在做公告实验。

虽然由于在《构成整车特征的汽车零部件进口管理办法》在WTO的诉讼中败诉,但包括北京奔驰国产新E级车和福建戴姆勒计划车型是早就规划车型,已经签订多项涵盖国产化率要求协议,能否最终豁免是个未知数。

更多的业内人士认为,即使能够在《构成整车特征的汽车零部件进口管理办法》取消得到“实惠”,上国产车目录等也不会一帆风顺。

其次,北汽面临的是与奔驰博弈国产化率,提高自主研发能力。上述消息人士分析,合资公司外方强势已经为业内熟知,奔驰作为国际顶尖汽车巨头,话语权方面可想而知。加之《构成整车特征的汽车零部件进口管理办法》取消,未来中方更是失去了要求外方提供更多技术的筹码。

“北汽的当务之急就是要把此前宣布的吸引奔驰在中国设立研发中心,发动机国产化的诺言兑现,博弈不可避免。”该消息人士表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