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原本同根生的陕西重汽和山东重汽的日子越过越红火,人们对重庆重汽麾下红岩重汽的命运充满疑惑。这家不乏技术、人才积淀,不乏大集团垂青的重卡企业身上,究竟少了些什么?它对上汽提出了怎样的考验?

国内的三大汽车集团中,上汽集团一直在商用车领域存在明显的软肋,但这很快将成为历史。
联合工作组已进入红岩
意大利菲亚特集团下属的依维柯公司本周宣布,与上海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达成了正式的合资协议,双方将以50∶50的比例设立上汽依维柯商用车投资有限公司。等协议获得中国政府批准,上汽依维柯将完成对重庆红岩汽车有限公司67%股份的收购。
根据协议,由重庆重型汽车集团向上汽依维柯转让重庆红岩67%的股权,重庆重型汽车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将控制其余33%股份。
重庆红岩在中国重型车市场上具有悠久的本土化品牌历史和一定的市场优势。重庆红岩旗下拥有红岩、斯太尔两个品牌,多种重卡车型,价格从20万元至40万元,基本上为中高档产品。早在2003年12月,重庆红岩就与依维柯达成了意向性协议,共同开发生产高中档重型车。然而德隆风波引发的不确定性因素,却让依维柯望而却步。在重庆市领导的穿针引线下,急于补上商用车短板的上汽集团参与进来。
昨日,重庆红岩某中层干部透露,目前上汽依维柯的联合工作组已经进入重庆红岩。“他们来了30多个人,已经介入了生产、销售等重要的部门。但现在只有建议权,还没有决定权。”这位中层还透露,新的公司将在3季度挂牌。
上汽弥补商用车“软肋”
在三大汽车集团中,上汽是唯一以乘用车为主体的汽车集团,商用车的薄弱无疑对上汽的未来发展产生制约。目前,上汽集团商用车基地只有上海汇众、上汽通用五菱,且商用车中主要是微利的上汽通用五菱微车。因此,向价值链的高端发展和实现东西联动是上汽的目标所在。
“商用车是上汽‘十一五’的重头戏,整合国内外资源,东西联动,是上汽的谋略。”上汽公关部人士昨日表示。这位人士介绍,为加快构建商用车的新体系,上汽股份明确了“一大一小”的战略布局。“一小”,即继续发展微型车;“一大”,则指积极发展重型车。上汽股份在重型车领域,将以西部开发和东部集运为目标市场,快速做大在重型车领域的产销规模,从而在继续巩固乘用车市场领导地位的同时,实现在商用车市场的领先优势。在“十一五”规划中,上汽表示将通过兼并重组与自我发展相结合的方式,实现乘用车、商用车两条腿走路,并计划2007年形成汽车生产能力100万辆,其中商用车达到20万辆,力争2010年形成4.5万辆重型卡车的产销规模。
19年前就进入中国的依维柯也迫切希望发展重卡。目前其主力品种是合资企业南京依维柯生产的轻卡产品。依维柯曾表示:“依维柯希望尽可能快地进入中国的发动机和重卡领域。”本次重组后,按计划重庆红岩将引进依维柯技术,一面推出红岩底盘配装依维柯驾驶室的新型混装车;一面将依维柯重卡技术本地化,打造高档商用车生产平台。三方将在重庆成立一家发动机公司,生产依维柯技术的重型车用柴油机和其他工程配套机械。到2008年将形成两班生产整车4万辆,发动机3万台的能力。
重卡行业仍处于恢复中
不过,2005年重卡市场遭遇八年来首度销量负增长,却为上汽股份迟来的商用车战略增添一些变数。
重庆红岩某中层干部告诉记者:“我们去年亏得比较厉害,我一年才拿了1万4,有两个月到手的钱还不到200块。”但她也承认,今年的情况比去年有所好转,“但仍然在谷底”。
统计显示,今年前5个月国内重卡合计销量为12.75万辆,同比仅增长0.26%,重卡市场仍旧处于恢复之中。
国金证券研究报告称,今年前5个月,斯太尔平台真正成为重卡市场的主角,以中国重汽、陕西重汽、北汽福田、重庆红岩等为代表的斯太尔系列产品占据了47.07%的市场份额。2006年重卡市场主要竞争将在中国重汽和陕西重汽之间展开,但行业竞争格局并未稳固,未来两年北汽福田、一汽、东风和北方奔驰的竞争实力也将增强,重卡市场的争夺也将更加激烈。
该报告认为,2006年重卡市场仍将处于调整期。但报告同时指出,由于我国物流运输尚处于初级阶段,个体运输比重较大,因此重卡市场的需求仍将以低价、省油的经济型产品为主,但物流行业未来必将朝着箱式联运为主的专业化运输方向发展,因此高载重、高效率、大马力的高端重卡市场的增长空间仍然巨大。
查看相关专题:新一代红岩重卡——杰狮GENLYON重卡上市

重卡市场,只见进者不见出者。各种资本看好的重卡市场,单单为何容纳不下汇众?

面临着重新洗牌

在中国重型车市场风起云涌的当下,业内见惯了鱼贯而入的新进者,却很难见到有谁掉队被挤出队伍。

写这篇稿子的时候,还不断听到来自红岩的各种坏消息,市场低迷、产品滞销之后是人事频繁变动和内部斗争的消息。当来自大集团的技术、资金不能从根本改变一个企业根本面貌的时候,人们听到了这样的说法:“这或是上汽整合红岩策略的一部分。”这是上汽真实的想法吗?

不过,这个现象正在改变。

却是中国汽车头等大集团上汽旗下的重型车——汇众重卡,由重庆重型汽车集团向上汽依维柯转让重庆红岩67%的股权韦德国际官方网站。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亲身参与过国内外多个整合的上汽集团似乎不大可能以巨额投入为代价去换取一个空空的厂房和老旧的设备,他们比谁都清楚,比整合产品线和市场更具挑战性且更为有效的,是企业员工思想和文化的整合。对于红岩来讲,这一点尤为重要。

出人意料的是,这个掉队者,却是中国汽车头等大集团上汽旗下的重型车——汇众重卡。

“谁想整合红岩,谁就是自讨苦吃。”2005年底,上汽股份与依维柯、重庆红岩在重庆签署《合资合作框架协议》时,一位资深记者做出了这样的判断。红岩究竟怎么了?这家“承继了重庆重汽集团公司的产品、技术、营销网络、品牌、管理等优势”的重卡企业为什么给人留下这样的印象?同样脱胎于“中国重型汽车集团”的重庆重汽麾下的红岩重汽,与中国重汽和陕西重汽为什么有着完全不同的命运?

上汽的考量

不难发现,于2003年成立的红岩并没有太长的历史,却在继承重庆重汽优势资源的同时,也继承了其落后的机制和庞大的负担。但由于股权几经变更、管理层屡屡换人及市场的冲击而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企业文化的断层。不同的是,山东重汽和陕西重汽各自拥有强势稳定的企业核心人物的领导。这一强势人物能够在较长的时间内营造、延续、稳固其所形成的独特的企业文化,制定适合企业的发展战略,逐步发展调整企业的管理机制,使之在继承与变革中得以进步。

中国重汽宣传部不久前向本刊确认,中国重汽已经收购了上海汽车旗下汇众重卡的大部分资产,其中还包括一部分客车业务。显然,上汽将重卡市场的宝押在重庆基地,将原先旗下重卡品牌汇众终因惨淡经营而拱手出售。

“企业家王石曾经说过,四川是一个盆地,但是四川人没有盆地意识,重庆人却有山头观念。”力帆集团董事长尹明善曾就重庆的开放现状表示出担忧。从地域特点看,中国重汽地处富饶的山东,陕西重汽则位于西北开阔的平原地带,而红岩重汽所处的重庆被称为西南山城,相对闭塞,生活水平不高。因而,要整合红岩重汽,先容纳其原有文化并在其基础上形成先进而统一的文化理念,再引入好的机制,恐怕比资金与技术要重要得多。

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汇众重卡逐渐消失在业内视线之外,人们谈到上汽的商用车,都会首先想到距其几千里之遥的红岩重卡。在联合依维柯和红岩后,上汽商用车也确实不再指望汇众能给它们带来起色。

韦德国际官方网站,能否包容并蓄,能否对症下药?

就在前几年,汇众还发布了“陆舰队”品牌和鲨系列产品,国内各大车展更是悉数高调参展,主管汇众的上汽高层誓言做强汇众,实现上汽“商乘并举”战略。虽然后来上汽将重卡重心放在了重庆,与依维柯和红岩合作重新争夺重卡市场,但这并不能说上汽主动放弃了汇众。

上汽正在接受考验

汇众重卡曾经是上汽旗下一块优良资产,在上汽依维柯红岩成立之前,曾承担上汽短板重卡业务的重担,但上汽此次放弃汇众,主要在于亏损严重无法盘活,年产400辆已近乎半停产状态,汇众离它们的愿望愈走愈远了。

对于为了商用车梦想不惜付出更多的上汽来说,没有商用车企业管理经验显然不是其放弃红岩重汽的理由。如果说整合对于任何一家企业都是无比艰难的事,甚至包括那些国际巨头,那么多次在国内外整合中扮演了积极角色的上汽,其所收获的经验及对未来局面的把控能力都意味着,经过耐心的等待、周密的规划与调整之后,将在红岩项目上斩获更多。

单纯从上汽角度讲,与其让汇众垂死挣扎,还不如忍痛割爱,将精力全部放在上汽依维柯红岩身上。

因为从目前看,上汽在红岩的基础上打造的重卡产业虽然经历了近两年多的磨练,但离中国重卡市场第一梯队还有距离。而除了上汽依维柯红岩,上汽旗下的商用车板块还有收购的南汽跃进轻卡、上海申沃客车和上柴(业界不习惯把柳州的上汽通用五菱纳入进来,因为微车本身是一个难以纳入商用车主体统计的板块)。但南汽凌野重卡失败后,跃进卡车早已是中国卡车的边缘型企业。

因此,在汇众被出售后,上汽商用车的重担将主要由上汽依维柯红岩承担,但其能否翻身进入第一梯队,还要看上汽的整合和三方的融合程度。

重卡整合开始

在早先春兰倒牌、凌野惨败后,重卡市场只见进者不见出者,尤其是去年以来,联合重卡、山西大运、恒天重卡、力帆骏马等数十家新军进入重卡制造领域,其中不乏长安重汽、广汽日野这样被看好的企业。各种资本看好重卡市场,单单为何容纳不下汇众?

汇众重卡被出售,并不同于此前春兰经营不善被徐工收购,也不同于南汽凌野重卡的惨败退出。当时,它们没有和众多的选手比拼,没有如今激烈的竞争,多半是自身实力不济掉队。时过境迁,汇众被收购,主要源于激烈的竞争使得市场份额快速缩小,上汽甚至难保汇众在上海周围市场生存,年亏损8000万元。2009年,中国重卡市场规模在60余万辆,14吨以上的企业有28家,其中前10家的销量集中度为83%以上;前5名的集中度为95.5%。其中超万辆的前5名企业一汽解放、东风、中国重汽、陕西重汽和福田欧曼牢牢控制了重卡市场的绝大部分市场份额。

这样来看,中国重卡市场面临这样一个矛盾:集中化的趋势在加强,而后进者在不断涌入。可以说,上汽汇众重卡出售,意味着中国重卡市场集中化的加强。

有趣的是,无论是出售者上汽,还是接手者中国重汽,都是各自领域的重量级企业,而中国重汽则是重卡市场的领军者,以上汽的实力都难使汇众立足重卡市场,那么很难说如此之多的新进入者会有宽广的空间。

在乘用车之外,汽车行业的兼并重组很少有人注意到诸如重卡在内的商用车市场,尽管市场规模不断增加,但雄厚财力的股东将很多资本抬进了重卡市场,加剧了竞争,并购就会提前到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