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官方网站 1

■150亿美元贷款只是原则上获得通过 数钱数到手抽筋,等钱等到腿发软。

新华网北京11月19日电美国汽车业三巨头通用、福特、克莱斯勒18日强烈要求美国政府提供250亿美元救助资金,并警告称倘若不能获得政府注资,三巨头均面临破产风险,并将给美国经济带来灾难性后果。

12月4日,美国通用汽车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瓦格纳、美国福特汽车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穆拉利以及美国克莱斯勒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纳尔代利出席美国国会参议院举行的听证会。当日,美国三大汽车生产商——通用、福特和克莱斯勒的负责人重返美国国会,请求国会批准向三家公司投放救助资金。新华社记者张岩摄

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的美国汽车工业三巨头通用、福特和克莱斯勒12月5日终于看到了微弱曙光:放弃豪华私人飞机改乘自家生产的环保车型前往华府的三巨头CEO们这次没有白跑,他们终于用真心感动了圣诞老人,换来了白宫和民主党的高层议员们对150亿美元短期融资救助计划的点头。众议院将于本周举行投票表决,如果共和党的议员们也支持的话,这笔贷款有望将在本周发放下去。

通用汽车首席执行官里克·瓦格纳当天在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作证时说,现在的问题不仅仅关乎汽车行业,“这关系到拯救美国经济,使之避免陷入灾难性崩溃”。而克莱斯勒首席执行官罗伯特·纳尔代利更将之上升到国家安全高度,他称美国汽车业垮台将导致美国无法应对目前的军事挑战,从而损害美国的国家安全。

美汽车业“三巨头”国会再碰壁

虽然这笔贷款比之前预期的250亿美元少了近一半,与底特律CEO们请求的340亿美元联邦援助申请相比更是少的可怜,但从目前情况看这一结果已经值得庆幸了。那么,即使拿到这150亿美元救命钱,对三巨头显然远远不够。于是,他们还将手伸向加拿大政府。

分析人士预计,通用公司的自有资金只能够支撑到明年1月,届时如果没有获得政府注资,通用将被执行破产清算。福特首席执行官阿兰·穆拉利当天说,汽车行业的相互依存度很大,一旦一家出现问题,整个行业都将出现连锁反应。

新闻分析:美国汽车业处在生死关头

失业压力帮了忙

虽然汽车行业为了获得资金,可能多少夸大了问题严重程度,但上述说法并非完全危言耸听。瓦格纳当天引用行业分析师的预测称,三巨头破产的第一年就将导致300万人失业,三年内美国个人收入将减少1500亿美元,政府税收将减少1560亿美元。

美国汽车业“三巨头”通用、福特和克莱斯勒公司的首席执行官7日听到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他们可能马上就能拿到“救命钱”;坏消息是当选总统贝拉克·奥巴马要他们“要么改变,要么走人”。

底特律终于可以舒缓一口气了。

据德意志银行经济学家约瑟夫·拉弗格纳18日发布的研究报告,如果明年第一季度三巨头破产,将导致美国GDP萎缩4%以上,美国失业率将从目前的6.5%飙升至8-8.25%。

国会重量级议员当天把矛头直指通用首席执行官里克·瓦格纳,称通用要想获得政府援助,瓦格纳必须下台。

美国东部时间12月5日,国会民主党人和白宫就总额大约150亿美元的救援方案达成一致。而之前,尽管国会已经通过了250亿美元扶助节能汽车贷款,但这笔钱并不等于要拿来拯救通用、福特、克莱斯勒。如今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转变立场,同意从国会中拨出大约150亿美元救助汽车业,并且这150亿美元将完全用到三巨头身上。

对于避免三巨头破产,美国国会和政府不存在分歧,但在具体援助方案上,双方依然僵持不下。国会民主党议员主张从政府7000亿美元金融救援资金中拨出一部分,用以救助汽车业。但在参议院通过该方案需要60票赞成票,而民主党只占有50个议席,因此方案恐难获得通过。

或改或走

分析人士认为,这种转变很可能来自失业压力。美国劳工部5日发布的报告显示,11月美国非农业部门就业岗位减少53.3万个,创34年来单月减岗数最多纪录,汽车业重镇成为失业重灾区。一旦三巨头倒闭,美国的失业情况将雪上加霜。无论是现任美国总统布什还是当选总统奥巴马,都清楚这一点。布什说:“我对汽车公司的生存能力表示担忧。我担心这些公司的员工和他们家人。”而一直宣称将降低失业率的奥巴马则在7日的一个广播节目中表示,他认为对三大汽车公司中的任何一家来说,破产都不是一个可接受的办法。

美国政府方面则主张尽快向汽车业拨付此前通过的250亿美元研发贷款,反对动用金融援救资金。保尔森18日在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作证时表示,7000亿美元不是解决全部经济问题的“万能药”,这笔钱将仅用于稳定金融市场。他强调:“解决方案必须旨在提高该行业的长期和可持续生存能力。”

奥巴马当天在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市召开新闻发布会,指责“三巨头”首席执行官对问题视而不见,暗示其中一些人应下台。

救命钱怎么花?

韦德国际官方网站,白宫发言人佩里诺当天也表达了类似看法,但她称政府将积极与国会协商,希望双方能在本周达成共识。

他说,国会要汽车业以改革换援助的做法正确。“如果在任的管理团队未理解当前紧迫形势、不愿作出艰难决定、不愿自我改变以适应新环境,他们就得走人。”

钱已经批准,接下来就是确保钱用在刀刃上。

不过,如果美国政府出面救助汽车业,它将面临国内和国外双重压力。参议员理查德·谢尔比当天在参议院银行委员会听证会上质疑称,250亿美元也许仅仅是汽车业“狮子大开口”的开始。他对三巨头当家人说:“很多人认为你们已经失败了,你们的运作模式已经失败了。”

奥巴马在当天早些时候播出的美国全国广播公司“与新闻界对话”电视节目中说,汽车业崩溃是他最不愿看到的情况,但他担心政府“向汽车业投入100亿美元、200亿美元、300亿美元或更多钱后6个月至1年,他们又回来说,‘给我更多钱’”。

作为交换条件,通用汽车、福特汽车和克莱斯勒的老板们表示愿意接受类似于1979-1980年联邦政府救助此前克莱斯勒公司时设立的监管结构。瓦格纳、穆拉利和纳尔德里表示他们同意,这个委员会有权决定三家公司以及工会、供应商和经销商等的重组条款。

另一位议员迈克·恩齐认为,金融危机不是汽车业陷入危机的唯一原因。事实上,三巨头大幅亏损已经不是一年两年了。他认为,美国汽车较低的生产效率和超高成本已经令其失去了国际竞争力。

他誓言政府会向“三巨头”的管理层持续施压,促使公司改组,但“不希望由政府运营公司”。

同时,国会和白宫希望设立一位“汽车沙皇”,来负责汽车工业重组问题。但他们在这件事上又开始了争论,这个周末争论的一大焦点就是,由现任总统布什还是当选总统奥巴马来任命这位汽车“沙皇”。国会和白宫都表示,这位汽车“沙皇”实际上将扮演受托人角色,担负起重组美国汽车工业的职责。

有统计显示,美国三巨头的汽车工人收入比日本汽车公司工人收入平均高出66%。部分分析人士担心,政府出面救援无疑是用纳税人的钱去填经营不善企业的无底洞。

区别对待

推出150亿短期融资方案的背后想法是,用短期融资维持三大汽车公司的运营,而将对这些公司的长期救助及其重组等方面的棘手政治谈判推迟到民主党掌控国会和白宫后进行。推迟在这些更根本的问题上作出决策,还将确保奥巴马能够就美国汽车工业的未来直接发表意见。这是民主党的想法。

另一方面,美国政府救援汽车业还将引发其他国家的担忧。汽车业在美国已经逐渐沦落为夕阳产业,对汽车行业的援助无疑将被其他国家视为补贴行为,从而引发国际贸易争端。德国总理默克尔18日就表示,欧盟必须密切关注美国政府可能采取的汽车业拯救方案,这一方案可能会对公平竞争造成不利影响,进而对德国汽车业造成损害。

来自密歇根州的民主党籍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卡尔·莱文当天接受《福克斯周日新闻》记者采访时说,他确信国会与白宫会在8日内就救援汽车业方案达成最终协议,但不确定救援金额是否足以帮“三巨头”解困。

然而,正由于这150亿美元的计划,布什总统在其白宫生涯的最后时间里,在救助汽车业的问题上还是拥有重大发言权,并有能力让美国汽车公司现在就做出一系列让步。这个“沙皇”究竟怎样任命?国会和白宫还在就提名人选进行协商。

一些经济分析师预测,通用和克莱斯勒的流动资金可能下几周就告罄;如果经济形势继续恶化,福特也撑不了多久。

钱不够怎么凑?

参议院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主席克里斯托弗·多德同日说,管理层换血是政府出手援助“三巨头”的条件之一,而公司的董事会无需全面洗牌。

150亿显然是个小数目。这个数字甚至不够救活其中一家汽车巨头的命。

他说,鉴于“三巨头”中通用状况最糟、福特相对“最健康”,“我们不想对这些公司一刀切”。

于是不惜一切代价地继续寻找政府救济,他们甚至将手伸向了隔壁的加拿大政府。

他认为,通用和克莱斯勒应合并。

福特公司上周表示,正向加政府寻求20亿加元(约合15.9亿美元)备用信用额度。其他两家公司也在向加政府借钱。他们表示,即使得到备用信用额度也“仅会在经济危机恶化的情况下”使用。

通用和克莱斯勒近几个月曾尝试合并。两家公司4日说,如果政府把公司合并作为发放救援资金的前提之一,可以考虑重启合并谈判。

目前福特在三巨头中经营状况最好。克莱斯勒公司不愿透露向加政府的借款数额。通用公司表示,公司向加拿大政府借钱是作为流动资金使用,以维持运营、继续开发新产品和完成企业重组。

重压通用

而为了促使国会划拨紧急贷款挽救命悬一线的美国汽车制造业,通用公司首席执行官里克·瓦格纳、克莱斯勒公司CEO罗伯特·纳尔德里和福特公司CEO艾伦·穆拉利在近日纷纷表示,他们愿意以1美元的年薪为代价,换取政府支持。除此之外,穆拉利表示将削减公司管理层的年终分红,而瓦格纳则要大幅削减公司高层的年薪。

作为民主党重量级联邦参议员,多德说,如果通用公司接受政府紧急救援贷款,现任首席执行官里克·瓦格纳“必须离开”。

不过, 针对三巨头的请愿,国会中对他们持同情态度者似乎为数不多。

他告诉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记者:“必须考虑找新领导。如果企业要重组,必须引入一个新团队。”

终极归宿:换帅或重组

奥巴马6日接受采访时,就汽车企业高管是否应留任回应说:“各公司情况不同。不过我们现在必须终止在汽车业盛行数十年的漠视问题作风。”

在一个企业面临巨大危机的时候,重组和换帅都是很正常的设想。

“三巨头”现任首席执行官中,瓦格纳就职时间最长。

6日,美国汽车业工人在旧金山举行示威活动。美国参议员多德7日表示,三大汽车公司如果明年想从国会获得更大力度的救助,则必须进行重组。多德来自康涅狄格州,现任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主席。他在一个广播节目上说,尽管通用和克莱斯勒的合并谈判目前已经搁置,但克莱斯勒或许应该与美国另一家汽车公司合并,而通用汽车则应更换其首席执行长瓦格纳。

瓦格纳现年55岁,1977年从哈佛商学院毕业后即加盟通用,1992年成为通用首席财务官,1998年任首席运营官,2000年6月任首席执行官,2003年兼任董事长。

虽然通用汽车董事会这些天来一直表示强烈支持瓦格纳,但多德的言论也代表了一些有影响力的汽车业管理人士的观点。和瓦格纳相比,福特汽车首席执行长穆拉利和克莱斯勒的纳尔德里面临的批评压力相对较小,因为他们入主公司的时间较晚。不过通用瓦格纳、福特穆拉利和克莱斯勒纳尔德里三位老板都承认他们在管理上曾犯下错误。

与瓦格纳纵横汽车业数十年相比,福特和克莱斯勒的首席执行官均属汽车业“新人”。

克莱斯勒和通用汽车的高层们上周短暂讨论了是否重开合并谈判的问题,但双方同意他们需首先致力于获得联邦政府的贷款。有知情人士称,克莱斯勒已聘请Jones
Day就可能提出破产保护申请向其提供法律咨询。穆拉利表示,福特汽车的重组过程仍在进行,福特希望获得较长期贷款融通。

艾伦·穆拉利2006年就任福特首席执行官前在波音公司任职。罗伯特·纳尔代利2007年任克莱斯勒首席执行官前,先后在通用电气公司、家装用品零售企业家得宝公司和可口可乐公司任职。

瓦格纳希望自己能留任,以亲自带领通用走出难关。通用公司发言人史蒂夫·哈里斯回应多德说:“通用董事会全体成员支持瓦格纳,确信他是带领通用走出难关的人。”

相关新闻:美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主席要求通用总裁下台

相关文章